郑爽,这次真要凉了吗?

原标题:郑爽,这次真要凉了吗?

此次风波,已经超越了私德范畴

涉及到伦理争议,甚至有触犯法律之嫌

郑爽引爆了微博热搜。

1月18日,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澄清近期遭遇的诈骗、借高利贷、逃避债款、携款潜逃至美国等一系列谣言,同时表示因为需要“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目前滞留美国,并晒出一张自己抱着两个小孩的照片。

“张恒滞留美国照顾和郑爽在美国代孕生的一儿一女,因为现在郑爽不肯签字,孩子办不了护照,回不了中国”。

另根据网易娱乐报道,张恒朋友提供了两份文件,一份《内华达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女童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现用法定姓名“Shuang ZHENG”,年龄28,父亲现用法定姓名“Heng ZHANG”,年龄29,父亲生日为1990年2月16日;

一份《科罗拉多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男童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母亲在第一次结婚前的名字为“SHUANG ZHENG”,婴儿出生时母亲的年龄和母亲出生地未显示;父亲姓名为“HENG ZHANG”,父亲出生地中国,年龄29。

还有一份疑似科罗拉多州法院的文件显示,郑爽张恒的离婚官司将于3月22日开庭。数份文件拼凑在一起,进一步佐证了张恒微博内容的真实性。

大众从来爱关注明星的私生活,这是本能。随着人们观念的日益开放,许多“瓜”已经失去了嚼头。但这一次,未婚生子、代孕、弃养、伦理问题,不仅刺激了观众的敏感点,还引发了许许多多更深层次的讨论。

代孕

一个争议点,在于代孕。

在中国,代孕不合法。2001年,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就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且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2015年,国家卫建委等12部门成立了全国打击代孕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制定印发了《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但由于相关法律依然空白,只能对于从业者进行行业内的处罚,而对委托代孕者及代孕者没有相关的法律禁止,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一些机构和个人以铤而走险的可能。

尽管代孕属于违法,但客观上又存在刚需,一方面是生理疾病所导致,倘若女方子宫有问题,想要拥有自己的孩子,只能借别人的子宫。根据三联生活周刊梳理,一则上世纪90年代的调查数据显示,育龄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率仅为3%-5%,低于发达国家的5%-8%的比例。许多医院看到了商机,一时间许多医院出现了相应的业务。

另一方面是失独家庭。大龄失独女性多数已经进入绝经期,丧失了生育能力,需要帮忙寻找捐卵者。

此外,随着经济发展,女性在经济生活中的参与度越来越高。生活在大城市的职业女性,在事业和家庭中艰难寻找平衡。为了不影响事业发展,很多人选择冻卵,甚至多次流产,进而导致子宫、卵巢均出现问题。

但郑爽的情况显然不同于上述任何一条。明星代孕,更多是利益考量。

每年,一个顶流艺人背后流动的资金量数以亿计,倘若因为十月怀胎而使得工作中止,损失属实不小。更何况,对于不少女艺人而言,怀孕生子还有导致人设崩塌的风险,进而影响其未来的收益。为了演艺事业不致中断,影响工作计划和收入,明星选择代孕,本也不是什么罕见操作。

法律禁止,刚需存在。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刚需者只能出国,在各个不同的法律体系中寻找空间。

代孕,需要代孕母亲提供子宫,以十个月的孕育为代价,还要承受身体的变化、孕期的风险甚至是生命的威胁。且不同于身外财产的租借一样可以随时中止。涉及一系列健康问题、伦理问题、法律问题乃至社会问题。倘若放开代孕,等于事实上承认了将人的工具化,进而对“人人平等”的理念作出了根本挑战。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曾在一次讲座中谈到,倘若代孕合法,必然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一本关于印度代孕的调查书中提到,底层人群中,经常出现丈夫逼迫妻子通过代孕贴补家用的情况。在代孕过程中,代孕妈妈无法保护自己,大部分的利润被中介机构抽走。且需要事先签署合同,放弃对孩子的一切权利。极端情况下,还需要放弃对自身的医疗决策权,倘若在生产过程中发生意外状况,优先救治胎儿,而非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弱者显然已经被完全工具化了。

伦理

但网友们的争议点,并不仅仅只在于代孕。

根据网易娱乐流出的疑似男女双方父母录音,女方父母数次动了“打胎”、“弃养”、“让别人领养”的念头。

录音一开始,女方父亲就提出弃养,遭男方父亲拒绝:“这在美国都是犯法的”。

女方父亲态度依旧强硬,“这两个孩子就一句话不能要”,同时女方也提出打胎的想法。但因为七个月的胎儿不能打,随后,女方母亲只好表示,孩子打不掉也可以送给别人,找个机构让别人领养。

大众是朴素的,比起关注代孕这种伦理问题,生下孩子不抚养,并有遗弃之意,性质显然严重得多,很容易被认为是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目前,郑爽还没有对争议作出公开回应,但舆论已经从两极分化逐步过渡到了一边倒。

支持郑爽者,大半依然属于死忠粉,对其任何行为都无条件支持。“无条件相信郑爽。”不乏有粉丝如此回复道。一小部分则认为,男女双方因为感情问题交恶分手,本属人之常情,没必要弄到满城风雨,不排除有男方故意借此勒索的嫌疑。

但更多路人加入了谴责郑爽的阵营。郑爽微博账号中,被置顶的是宣告其拿下2021年Prada代言合同的一条微博。短短数小时,该条微博评论区的回复数就从数万条上涨到了十余万条,再到二十余万条。大部分网友的回复都认为,弃养行为过于不近人情,应该受到谴责。

1月18日晚11时左右,该条微博遭到控评,所有评论全部无法显示。

很多人认为,公众人物有很强的舆论号召力,会引发追随者的模仿行为,因此必须肩负起更高的道德责任。吸毒、偷漏税等违反法律的行为,自然是死线,但在道德方面,这条分界线却模糊得多。

2019年,王源被拍到在公开场合吸烟,有违一直以来的榜样形象,一时间热议不断。很快,王源也做出了道歉声明,对自己的错误进行了深刻反省。

早些时候,“理塘男孩”丁真因为在屏幕前抽烟,被人拍下。对此,1月13日下午,丁真珍珠工作室回应称,公司对此向广大网友真诚道歉,公司将继续加强专业能力培养。吸烟系成年人个人选择,但作为公众人物,需注意公共影响。

再将时间线往前翻,明星因为出轨等私德问题,引发舆论风暴的不在少数,如李小璐、许志安、文章、罗志祥、陈冠希等,最严重的甚至被迫从此退出娱乐圈,淡出大众视野。

更何况,郑爽此次涉及的风波,似乎已经超越了私德的范畴,涉及了诸多伦理争议,甚至有触犯法律之嫌,比前述都要严重一些。

博弈

此次事件爆出的时间点颇为微妙。据澎湃新闻报道,今日,即1月19日上午,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此前,该案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终结,一审原告为郑爽,被告为张恒。郑爽、张恒并未现身。

近年来,明星情侣分手后,产生的纠纷博弈屡见不鲜。

倘若男女双方都是明星,且咖位相当,这种纠纷最多局限在微博互掐,对于隐私的披露通常也克制得多。或者双方干脆都选择隐忍不发,寻求私下谈判解决,以实现双方损失的最小化。

明星和素人情侣之间,或者双方都是艺人,但咖位相差太远,博弈的观感通常就不那么“文明”了。由于在资源方面处于极不对等地位,一旦出现纠纷,弱势一方能动用的制衡手段唯有舆论。

2017年,李雨桐在微博上接连爆出与薛之谦之间的感情与经济纠纷,“求锤得锤”一度成为网络热词,薛之谦的演艺事业也遭受重创;

2018年9月,女演员陈昱霖朋友圈发长文称,自己和已婚男演员吴秀波相恋七年。期间爆料称吴秀波出轨。2019年1月18日,演员陈昱霖的父母发表公开信,称吴秀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起诉陈昱霖,陈昱霖目前被关押在看守所。此事还引发王思聪关注,但至今没有后文;

罗志祥和周扬青是近年来最为出名的一例。2020年,面对罗志祥的频繁出轨,周扬青接连释放出大量证据,让“多人运动”、“时间管理”等词一度成为网络笑话。此事件后,罗志祥在大众视野前几乎完全销声匿迹。

经纪人周小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般来说,为了预防此类事件出现,她们都会建议自己的签约艺人尽量不要和素人谈恋爱。以免到了感情破裂的时候无法收场。但艺人也是人,感情来了挡不住。理性上的道理都懂,感性上往往做不到。“这种事只能建议,没办法强求。”

“双方地位要是太不对等,其中一方掌握的隐私又太多,到了分手时候,要是怨恨情绪控制不好,就像一个炸弹,要么爆炸,要么不炸,几乎没有中间选项。”周小暖表示,类似的事她处理过许多,大部分都经过调解后压了下去。但每次处理这类事都让她心力交瘁,因为她和团队都清楚地认识到,倘若处理过程中一个不慎,就意味着艺人前途尽毁,团队之前的努力也泰半付诸东流。

“性质太严重,郑爽百分百糊了,救不回来。”对于这一次事件,周小暖评价道。

网络上有律师评论称,从法律角度来看,代孕事件虽然发生在美国。但中国法律遵从属人原则和属地原则,郑爽此举仍有触犯法律之嫌。

律师朱宝则援引《民法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民法典》1073条填补了我国法律层面亲子确认关系的空白,然而,代孕在我国依然充满争议,理论上实践上都难以达成统一意见。但根据过往案例来看,郑爽此举,很难称得上违法。

不过,更重要的点在于,在本次事件中,当事人的表现极为幼稚、且不负责任,没有做好抚养下一代的准备,更没有做好成为公众人物的准备。在录音中体现出的对生命淡漠的态度,已经挑战了大部分人的道德底线。

如今,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越来越高,人们更需要的是优质偶像,而不是一个三观不成熟的幼稚偶像。

截至发稿,郑爽方面仍未作出官方公开回应。

(文中周小暖为化名)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