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城入选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队” 千亿、万亿级产业竞速“世界冠军”

原标题:21城入选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队” 千亿、万亿级产业竞速“世界冠军”

作为更有效的组织形态,产业集群被寄望能强化资源汇聚,并带动全产业链发展。

世界各国综合实力竞争,制造业举足轻重,而制造业竞争,正由企业间、行业间、产业链间逐渐转为产业集群、产业生态系统间的竞争。

正是如此,工信部2019年启动先进制造业集群竞赛,经过两年两轮选拔,最终入围的25个决赛优胜者名单公示,9省21市入选,涉及集成电路、生物制药、软件信息、物联网、纳米新材、数字安防、新型碳材料、工程机械等多个产业领域。

这被认为代表了国内产业集群的最高规格与水准。工信部规划司负责人表示,此举旨在通过“赛马论英雄”,从不同行业领域内领先者中,按统一评价标准选出能承担国家使命、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让它们去冲击“世界冠军”。

这还只是一个缩影。目前,全国各地已展开了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竞赛。从区域分布来看,哪些地区的表现突出?从全国到地方,对于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发展究竟是何思路、如何实践?这些“国家队”选手,又将如何代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

七成入选集群在长三角和大湾区

25个优胜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分布上呈现“东强西弱,长三角和珠三角两核心,中部和西部两支撑”的总体格局。

若从城市看,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分别有12个和6个集群入选,成渝、长江中游及山东半岛城市群各占2个,另一个则来自于西安。

事实上,此次的入选集群确实有着鲜明的“城市群化”特征。这在广东尤为明显,该省6个入选集群中,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由广佛惠3市构成、智能装备集群由广深佛莞4市构成、高端医疗器械集群则由深广2市构成。

其中,不仅囊括了广深佛莞四大广东制造重镇,惠州这一GDP仅4000多亿的城市也在集群中获得应有角色,该市拥有TCL液晶模组及整机一体化项目和核心配套企业,并以2025年建成国内领先的超高清视频显示产业基地、产业规模超2000亿元为目标。

此外,成都及德阳高端能源装备产业集群也是跨区域组合,依托于两市均已基本建立的门类齐全、体系完整的高端装备制造体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参与过申报的人士处获悉,这既是申报策略,也因邻近城市间确实存在产业同构、具备协同发展基础。

这其实也是产业集群式发展的现实表现。以长沙工程机械集群为例,不仅长沙作为核心城市,湖南还正打造以常德、娄底、岳阳协同支撑的工程机械产业集聚区,并明确将工程机械产业列为该省重点打造的三大世界级产业集群之一。

“一个集群内部,不同城市会有自身独特的定位与功能。”赛迪顾问智能装备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张凌燕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有的集群产业链较长,包括上游研发、中游制造、下游应用服务等,因此呈现跨城市、跨区域合作特点。

从趋势来看,城市群也被视为可承载超级产业集群的空间平台,并被认为最终将发展形成“产业-城市”的体系化产业空间竞争力。

广东制造强省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岳芳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产业集群对促进城市群一体化能起支撑作用,但跨地市产业集群发展还需政府和促进机构等发挥作用,比如从省一级协调推动产业集群协同发展。

多地产业集群瞄准千亿、万亿级

作为更有效的组织形态,产业集群被寄望能强化资源汇聚,并带动全产业链发展。

这也是其被广泛重视的关键原因,2007年德国就提出“领先集群竞争计划”,打造15个世界级创新集群;2010年日本设立“区域创新集群计划”,打造17个全球性创新集群;美国2010年通过《美国竞争力再授权法案》,设立区域创新集群计划,推出56个创新集群。

从我国来看,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研究指出,这是国家层面首次提出培育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并明确“深度参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分工,加快提升集群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目标。随后,先进制造业集群屡被重要会议和文件提及,并写进“十四五”规划纲要。

赛迪智库近日发布的《2020先进制造业集群白皮书》认为,先进制造业集群将成为未来五年乃至中长期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

从实践来看,各地早已掀起了先进制造业集群竞赛。据统计,2020年31个省区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有29个地区明确提出产业集群式发展,占比达93.5%。

一些省市明确提出了产业集群的未来产值目标,主要是“十四五”时期。譬如,此次入选“国家队”的株洲曾提出,力争到2025年实现轨道交通产业集群规模突破2000亿元。

浙江提出,到2025年,集成电路、网络通信等十大标志性产业链年总产值突破6万亿元,基本形成与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相匹配的产业基础和产业链体系。

江苏“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重点打造物联网、高端装备、节能环保、新型电力(新能源)装备、生物医药和新型医疗器械等万亿级产业集群。

制造业大省广东则聚焦十大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两者目前营收分别约15万亿和1.5万亿,而2025年目标侧重于“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培育若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集群,打造产业高质量发展典范”。

岳芳敏认为,区域经济发展将得益于产业集群培育,各地确定规模目标将能促进集群发展,但应注意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最终仍要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如何冲击“世界冠军”?

除了千亿级、万亿级规模外,先进制造业集群更为重要的目标是:世界冠军。

什么样集群才能称得上世界冠军?赛迪智库曾在2020年的一项研究中系统总结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特征,包括世界靠前的集群规模、拥有一批世界级知名企业和品牌、具有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和持续创新能力、产业链条较为完善、拥有优越的政策环境、拥有较强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全方位开放多元化发展等。

对标来看,我国部分先进制造业集群已具有不错基础。譬如,“工程机械之都”长沙是仅次于美国伊利诺伊州、日本东京的世界第三大工程机械产业集聚地,集群总产值超2000亿元,拥有三一、中联、山河智能、铁建重工等4家全球工程机械行业前50强企业。

但更为现实的是,不少产业仍有差距,甚至仍面临着“卡脖子”困境。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秘书长、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范恒山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此前由于长时间依赖外部,导致制造业发展处于中低端,支撑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发展的关键技术短缺、受制于人,实际上我们的制造业总体上还不强。

以高端医疗器械为例,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就呼吁要支持国产医疗器械的研发和技术升级,掌握核心技术,避免被“卡脖子”的隐患。

“目前很多医疗器械核心零部件依赖进口。”深圳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副会长、安保科技总裁王双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为医疗器械相对小批量、多品种,国内厂家很多不愿开发生产其中一些核心部件,假如能通过国家政策加强核心零部件国产化补贴,并在应用场景上给予支持,将可能调动企业开发核心零部件的积极性。

张凌燕分析认为,无论是25个入选“国家队”集群还是其它有潜力的产业集群,要冲击世界级,最重要的仍是提升创新能力,包括数字化改造、绿色发展等,国家会有相应的支持措施,地方政府也要加强组织、协调、保障作用。

工信部规划司也表示,未来将开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专项行动,加快强链补链,优化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布局,推动产业共性关键技术攻关,培育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链主”企业和“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此外,强调要依托市场化机制,发挥政府投资基金政策作用,谋划一批重大工程和项目,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

(作者:王帆 编辑:杜弘禹)

发表评论